首页> 教育 > 700科学家甘为中学生当人梯
700科学家甘为中学生当人梯

700科学家甘为中学生当人梯

时间:2019-11-06 18:53:05   作者:匿名   热度:332
摘要
当年,他寻求中科院科普领导小组的帮助,倡议并联合60位著名科学家,于1999年发起成立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20年来,先后有721位导师和5万多名中学生参加俱乐部的科研活动,其中约2300人次走进17
文章内容

照片1:国际宇航科学院通信院士朱一林研究员(左二)与俱乐部学生交流。照片2:中国工程院院士周理威教授(右一)在做了“黑暗之眼——夜变昼”的报告后与俱乐部学生交流。图3北京青年科技俱乐部:7月8日,本报报道了《让科学之树蓬勃生长》的版本。

编者按:7月8日,本报“告诉我生活中的一件事”专栏发表了“让科学之树茁壮成长”。文章提到:北京天文台前台长王守官院士曾在1997年问:“当时有多少满怀希望的年轻人走上了科学之路?我们这一代人和前辈一样,会问自己是否也有失职?”那一年,他在中国科学院科普领导小组的帮助下,于1999年发起并加入60位著名科学家成立了北京青年科技俱乐部。

在过去的20年里,721名导师和5万多名中学生参加了俱乐部的科研活动,其中约2300人进入了178个科研团队和国家重点实验室参加“科研实践”活动。俱乐部的早期成员洪Xi哲和臧冲已经成为国际科学前沿的领军人物。许多年轻人进入社会后感受到俱乐部在不同领域的影响。

记者走进北京青年科技俱乐部,采访发起这项倡议的科学家、俱乐部工作人员和走出俱乐部的学生。他感受到老一辈科学家对祖国的感情,倾听年轻科学家的成长经历,感受到科技创新的发展趋势,从而促进年轻科技人才的发现和培养。

"张老师的实验室改变了我的生活."7月13日上午,在北京青年科技俱乐部(以下简称俱乐部)老会员学术论坛上,洪Xi哲和新会员们心照不宣地交换了意见:从在清华大学学习生物学到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书,这位年轻人的生活与生物技术密切相关。以前,他喜欢玩无线电和机械制作,认为生物学“充满了花和植物”。2000年暑假,在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张增益的实验室里,洪Xi哲看到了一个五彩缤纷的生物世界,他的兴趣立即被激发起来...

"应该有一个组织为热爱科学的年轻人铺平道路。"

1997年,前北京天文台台长、74岁的王守官院士写信给时任北京科协青年事务司司长周琳,称他在科普活动中接触过的许多优秀学生从此变得沉默……”青年是培养科学兴趣的关键时期,应该有一个组织为热爱科学的年轻人铺平道路

这个想法源于王院士年轻时的一次经历:1949年,他以童年对天文学的热爱,写信给伦敦大学天文台台长格雷戈里(Gregory),与他讨论天体物理学。第二年,格雷戈里接受王守官到伦敦大学天文台工作...

“正是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在科学领域遇到了几双“大手”,我才有幸进入了天文科学的殿堂。我们能为这些热爱科学的小娃娃做些什么呢?”这个想法一直萦绕在王守官的脑海里。

1998年初夏,前中国科学院党委副书记、科普领导小组组长郭传杰接到王守官的电话:“老人说:我会起草一份成立俱乐部的倡议,先签字,然后请你再请一些科学家支持……”郭传杰说他两天后收到了这个提议。签名后,他把它送给了卢永祥、王大珩、白春丽和其他科学家。他们签了名,并要求教育部和科普办公室联系更多的科学家。今天,当时签署的文件已经变成黄色,但61名科学家的签名仍然清晰,包括45名院士和5名“两颗炸弹和一颗星”科学家。

1999年6月12日,俱乐部的启动仪式在北京第四中学礼堂举行。王守官、钱文早和纪延寿等科学家一起回答了学生的问题。一个小型多功能厅挤满了100多名学生。两台柜式空调被调到最低温度,房间仍然闷热。时任第四中学副校长的刘长明回忆道:“从科学实验到科普活动,学生的问题完全不受约束。我真的很担心孩子们和老先生们变得越来越热..."

“这些年来,培训效果仍然相当可观。我们没有理由不尽力。”

"酸性矿井排水环境中有哪些未被发现的微生物?""这些微生物对酸性矿井排水中铁和硫代谢有什么影响?"......仲夏下午,北京八中学生刘羽琦走上讲台,在中国科学院凝聚态物理综合楼报告厅做了题为“酸性矿井排水中特殊微生物的挖掘”的开场报告。

刘羽琦对生物很感兴趣,学校的生物实验课让她感到不满意。俱乐部的科研和实践活动将会占用时间,但不会被用作高考加分的因素刘羽琦说,“但我只是喜欢它!”

第一周,当刘羽琦兴奋地走进实验室时,他制造了一个难题:“读文学太无聊了。”后来,她有了另一个发现:“我经常呆在实验室里,直到晚上10点多,那时许多老师都没有离开。”她逐渐明白通宵熬夜是研究人员的常态。

培养皿容易被霉菌污染。重复实验很常见。“为了在中国研究克隆猕猴时优化体细胞核移植技术的过程,研究人员已经实践了3年。”刘羽琦说:“这个故事激励了我。科学不应该冒险,而应该严谨。”

“‘俱乐部’,关键是‘好玩’。这不是孩子们玩耍的快乐,而是青少年体验科研团队实践和自由发展的快乐。”退休后成为俱乐部秘书长的周琳说。

一些从俱乐部出来的青少年可能最终不会从事科学研究,但这些经历会让他们终生受益。新闻专业的张枚乘就是一个例子。"严谨、细致、扎实的科研态度在任何领域都至关重要."

张枚乘说,给他印象最深的是10年前他和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的老师去内蒙古锡林浩特草原进行了实地考察。“路的尽头是草,草的尽头是天。我们住的简易平房是当时我们唯一能看到的建筑。蠕虫经常从屋顶上掉下来……”他们想调查野生勃兰特田鼠,研究基因表达与繁殖之间的相关性。“为了了解洞穴中的全部种群,我们必须耐心等待每只田鼠咬人。每年的数据都是独一无二的,许多人已经多年没有进步了……”张枚乘说道。

王守官感到非常欣慰:“这些年来,训练效果仍然相当可观。我们没有理由不尽力。”

"当你成为“大手”后,你应该帮助“小手”,让他们少走弯路."

“我们的问题幼稚吗?”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丁肇中坚定地回答:“毫无疑问,这是天真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李政道鼓励孩子们:“学习需要学习。”:只学习答案,不学习”...臧冲是俱乐部的首任主席,他的0001号会员卡至今仍被珍藏。见到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情景在他的记忆中是新鲜的。”俱乐部让我永远纯洁。“现在,在弗吉尼亚大学的实验室里,他正把这种纯真带给更多的学生...

为了给“小手”找到合适的“大手”,在俱乐部成立初期,王守官和俱乐部副秘书长李保全、周琳参观了国家重点实验室,寻找合适的项目和导师。后来,包括王乃彦和邝听云在内的科学家团体加入了这个俱乐部。即使他们忙于工作,他们也会腾出空闲时间来见孩子们。

同时,有更多的“大手”关心“小手”的成长。俱乐部经历了许多间歇期。1999年底,全国人大附属中学的12名学生参加了中国科学院人类基因组研究项目。随着期末考试的临近,实验不能中断。全国人大附属中学的校长刘彭芝决定:“几个学生不用上课,期末考试也免了!”五个月后,该研究论文成功发表在顶级科学杂志《自然》上。虽然他们没有上课,但这些学生的分数仍然在年级前50名。“从长远来看,学术研究和科学研究实践之间没有矛盾。为这些有能力和热情的孩子创造条件对国家培养人才大有裨益。”刘彭芝说。

"当你成为“大手”时,你应该帮助“小手”避免绕路."王守官和他的老成员说。

2015年,31岁的俱乐部早期成员丛欢作为中国科学院物理化学研究所最年轻的研究员和博士生导师,开始了全新的科研生涯。现在,他仍然在物理化学研究所的实验室里,他的第三个学生是俱乐部的科研顾问...新来的人不断加入进来,探路者仍然坚持下去。20年前,当他第一次参加俱乐部活动时,他是一名生物学老师,从凡科大学毕业后不久就受到学生们的喜爱。2016年,他成为全国人大附属中学通州校区的副校长,但没过多久,他就要求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俱乐部的教育是纯粹的教育,更真实、更有意义。”

“科学家对国家和民族的责任给了我们继续前进的动力。“退休20年后,周琳一直在为俱乐部竞选。20年后,孩子们长大了,科学家变老了。目前,61名科学家中有23名相继离开了我们。被誉为“科学之星”的王守官院士已96岁高龄,躺在病床上。他无限感慨地叹道:“我总是忘记我太老了,我没有足够的时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记者笔记

科学照耀星星,照亮未来

这是一次相当困难的面试。该俱乐部的一些老科学家已经去世,一些人因身体原因无法接受采访。俱乐部的老师非常低调,不想谈论个人贡献。一线研究人员正忙于他们的工作,面试只能零敲碎打地进行。有些人沉浸在科学研究中,几乎与外界隔绝,更不用说采访了...

是什么使这样一群科学家在已经很大的科研压力下,全身心地投入到培养科技后备人才的工作中来?

从他们的远见。"如果你做了非凡的工作,你必须善待非凡的人."科学家总是把他们的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他们不仅在各自的领域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而且还致力于科技人才的培养。后者的意义不仅在于现在,也在于未来。

从他们高尚的感情中。"无数的霜充满了我心中的血液,溢出了数以千计的山峰和秋叶。"老一辈科学家为那些对科学感兴趣的年轻人铺平了道路,他们有着“成功不一定在我身上”的宽广胸怀。这种默默奉献、永不回头的精神是新时代更珍贵的精神财富。

二十年过去了,创新引领未来。让我们向那些眼中有光,心中有爱的老科学家致以深深的敬意!正如前人所料,一群青少年已经走上了科学之路。让我们为那些走上科学之路的年轻人带来最大的希望和祝福!期待更多的年轻人加入他们,一根接一根地奔跑,共同提升中国科技创新发展的美好未来...

声明:转载本文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如果源标签有错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使用所有权证书联系我们的网站。我们将及时纠正和删除它们。谢谢你。

作者:石芳,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