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 《走近科学》停播 中国科普电视出口在哪里?
《走近科学》停播 中国科普电视出口在哪里?

《走近科学》停播 中国科普电视出口在哪里?

时间:2019-11-07 16:32:16   作者:匿名   热度:2670
摘要
对科普界而言,《走近科学》的结束的确不是一件小事。而《科技之光》的创始人正是被称为中国科普电视“拓荒者”的赵致真——他曾主持制作、推出过一系列影响深远的科普电视作品,多次获得国际科普大奖。在他看来,《
文章内容

编者按

《走近科学》已经停播了!

中央广播电视台(以下简称央视),一个因给中国青少年留下童年阴影而受到疯狂批评的科普电视节目,始于1998年6月1日,止于2019年9月30日。

因此,“电视科普”这一被忽视和忽视的话题,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和思考,使人们措手不及。

对于科普界来说,接近科学的终点确实不是一件小事。事实上,这并不是近年来第一个结束的老科普电视节目。

与网民回忆的话题和故事不同,科普工作者更关心科普电视是如何走到如此衰落的境地的。还有什么其他方式和方法可以让它复活?谁更有责任和能力成为推动科普电视发展和创新的主体?

为此,《中国科学日报》邀请了两位科普专家分享他们的想法。

美国记者胡齐敏

就在《走近科学》停止播出的一年多前,中央电视台较为老牌和核心的科普电视节目《科技之光》已经悄然消失。“科技之光”的创始人是赵志珍,被誉为中国科普电视的“先锋”。他曾主持制作和推出一系列影响深远的科普电视作品,并获得许多国际科普奖。

赵志珍不仅是中国科普电视的先驱和倡导者,也是科普电视发展的观察者和记录者。在他看来,《走近科学》的停刊既出乎意料又合情合理。“今天,旧的科普电视节目已经关闭,因为它提倡加强国家科普能力建设。这只是中国科普电视环境持续恶化的典型缩影。”

《中国科学日报》:作为中央电视台的科普节目,《走近科学》自1998年6月1日以来已经播出了21年。事实上,在央视的屏幕上,有着更深科学背景的科技之光(Ligh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比《走近科学》推出早了3年,但它也消失了近2年。你认为暂停旧的科普电视节目怎么样?

赵志珍:培育一个品牌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但放弃它只需要一分钟。

下个月10日将是著名的美国儿童科学教育项目芝麻街诞生50周年。新星(New Star),wgbh旗下的科普电视栏目,成立于1974年,有45年的历史。Bbc最成功的科学节目《地平线》于1964年开始播出,并已经庆祝了它的55岁生日。作为无形资产,“老字号”影响着几代人的感情,其人文价值往往是不可估量的。

我注意到观众已经本着“集邮”的精神收藏了全套《走近科学》。

如果有人问,未来中国电视屏幕上最老最老的科普节目是什么?我们担心我们会感到羞愧和无语。

中国科学新闻:中国科普电视经历了什么样的发展?

赵志珍:在上世纪末,全国各地的电视台也有科技节目。我记得北京电视台的孙永生、山西电视台的朝鲜北极、重庆电视台的唐和平、浙江电视台的严一英和上海电视台的倪纪信都是演艺界的科普专家。上海科技博览会的收视率一度达到32,这在今天的电视屏幕上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

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年了。我国大约有4000家电视台,每年制作15000部电视剧和1000多个综艺节目。然而,几乎所有电视台都没有真正的科技节目,更不用说纯粹的科教频道了。

如今,在倡导加强国家科普能力建设的同时,两个老牌科普电视节目被关闭,这只是中国科普电视总体环境持续恶化的典型缩影。

我经常想到如果科技电视频道在20年前成立,会出现多少优秀的科技节目,会有多少科普电视团队幸存下来。

从宏观角度来看,中国电视在从繁荣到衰落的整个人生中扮演了“娱乐至死”的发起者和第一推动者的角色,一直拒绝给观众一个技术频道。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中国科学报:你认为科普电视在网络时代还有多大影响力?

赵志珍:如今,电视新闻仍然是公民获取科学知识的重要渠道。仅从中央电视台的13个新闻节目来看,科技内容所占的比重很大,而且具有时效性,可以讲述相关的知识和原理。中央电视台的纪录片频道、经济频道和综合频道也有很好的科普节目。

我们的许多行业已经从相互竞争转变为相互竞争并在世界上领先。公众有理由期望他们自己的国家电视队更高,与世界主要电视台如英国广播公司竞争。中国任何时候都不缺人才。以科普电视为例。我们有李永乐先生的知识,闫亮的《美丽的化学》的制作,陈子娟的大片《手术200年》。如何实现“未来无素食,野外无遗产”是所有改革的精髓。如果我们的“科普电视国家队”不能拓宽“人才”和招募人才,不管节目多长时间换一次名,都将是运气不好的结果,故事就此结束。

中国科学报:多年来,你一直呼吁建立一个科技电视频道。你现在有条件吗?你认为中国大众电视科学发展的突破点是什么?

赵志珍:1998年12月25日,中国科学巨擘周赵广、朱光亚、吴洁萍、陆嘉熙和雷洁琼联名写信给国务院,要求设立科技电视频道。在1999年NPC和CPPCC会议期间,许多代表提议设立一个技术电视频道。在1999年12月的全国科普大会上,这一呼吁达到了高潮。然而,由于种种原因,“科技电视频道”在即将分娩时被宣布死产。

在当前环境下,提到科技电视频道就等于“为剑刻舟”。要彻底解放中国科普电视的生产力,我们只能从互联网上找到出路。

在我看来,制约当今中国电视发展的关键在于缺乏出口和平台。科普电视团队不能“耕者有其田”,热爱科技节目的的人不能“为饥民唱歌和吃饭”。然而,互联网有无限的容量和空间。它只需要国家主流媒体的规格、与生俱来的权利和地位。

运营理念与当年没有区别,但主体育场是互联网。网络传播的科普电视作品甚至比传统电视媒体更有权威感、仪式感、荣誉感和成就感,可以“完善”。

媒体的公信力和威望并没有从天上掉下来。芝加哥大学的天体物理学杂志一直无人知晓。著名物理学家钱德拉塞卡抵达后,很快成为世界顶级天文学杂志。依托中国科学界的整体优势和国家科普资源的相应投入,互联网上的“科技电视频道”可以迅速成为最权威的信息源、最先进的窗口、最富饶的沃土、最完整的档案和最快乐的舞台。

当数十亿财富构建的互联网成为娱乐工具、社交工具、购物工具、支付工具和交通工具时,我们可以利用这种比构建任何其他科普设施便宜100倍的情况,立即将互联网变成科普工具。

中国科学新闻:谁应该在互联网上“经营”科技电视频道,新闻媒体还是科学部门?

赵志珍:携手发展彼此的优势是绝对必要的。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是中国负责科普工作的部门。科技部、中国科学院、工程院和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也承担了这一责任。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运营了三个电视频道,每天24小时向公众播放。澳大利亚皇家科学院在2014年推出了自己的科技电视频道。这不仅是为了“消除公众的无知”,也是为了向纳税人报告,赢得他们对科学项目的理解和支持。没有人能剥夺科学部门谈论科学的权利。

1995年,朱光亚(右一)在赵志珍(左一)的陪同下参观了北京科技之光新闻站。赵志珍提供的图片


pk拾 500万彩票 江苏快三 北京11选5 快3